折芊

Ponytail [喻黄 索夜]


读前须知:
·作者是真爱粉 不是黑
·梗丧病ʕ •ᴥ•ʔ可能OOC
·标题为什么是英文呢
……因为我不忍心打中文啊:)
·手机排版 若有干扰阅读请指出 欢迎捉虫www




夜雨声烦一直觉得自己有个小小的烦恼。
这个烦恼嘛……就是



他的头发太长了。

虽然只是个猜测,但夜雨声烦几乎能肯定,这绝对是因为他的操作者,那个富有“男子气概”的黄少天,出于自己没办法在现实世界絮个小辫子,受到刺激给他整出来的产物。
想当年,他夜雨声烦也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头金发英姿煞爽,风流倜傥,站在那儿都有以堆计数的NPC跟他搭讪。
然后……第十赛季后,出战世界杯前,黄少天不知怎么的就给他整了个高马尾。

那天是个与平常无异的大晴天,但当夜雨声烦看到那个和自己隔了个屏幕的少年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可怕。

太可怕了。

他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而自己头顶的发型还在嗖嗖地变,一阵凉风刮过,夜雨声烦隐约猜到了自己现在发亮的头顶,他想失声尖叫,祭奠自己逝去的一世英名,祭奠自己那帅气不可多得的外貌,可是不行,他只能站在那儿,摆出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把他操作者全家问候了一遍。
同时黄少天还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账号卡秃头原来这么好玩啊哎哟这个样子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截图截图发给队长看这实在是太逗啦哈哈哈哈哈”
随着咔嚓一声,夜雨声烦把胳膊垂到自己的背后,默默用右手竖了个中指。



“……索克你在哪啊我好想你QAQ”



……


好在笑闹过后,黄少天还是认认真真地把他的发型又换了好几换,夜雨声烦冷静地站了一会儿后,忽然眼前垂下几缕发丝,不会挡到视线就是有些碍眼,与此同时他后脑勺生出了一股不知名的重力。
……哎?
他偷偷地瞥了眼黄少天,看对方没在盯着他,小小地鼓起腮帮吹了一下眼前的那缕头发。
飞起来了哎……
还蛮好玩。
夜雨声烦试着去碰自己的后脑勺,还没碰到就被黄少天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哎这个好!这个帅!长了那么一两厘米但是衬出了我剑圣大大的帅气逼人!就这个了!”
夜雨声烦从眼角瞥见右上方的确定键被按下去了。
然后对方迅速退出,关机,离开,一气呵成,留下他傻傻站在那儿呆了一两秒就被传送回了荣耀大陆。
夜雨声烦赶紧闪出主城跑去湖边照了照,他盯着湖面上的倒影,脸依旧还是棱角分明,眼依旧还是熠熠生辉,就是。
他伸出一只手,从后脑勺的中上方开始顺着发辫往下摸。


呵呵。


黄少天的一两厘米有———————————————————————————————————————————这么长。


之后的经历就惨不忍睹了。


百花缭乱看到他和黄少天一样摆着一张白痴脸“哈哈哈哈哈哈”了好久:“烦烦你不是当时老说我长发吗娘炮吗你现在怎么不说啦哈哈哈哈……”
“闭嘴闭嘴小花你有本事就来跟我竞技场PKPKPKPKPKPKPK走起啊!”
但是百花缭乱拒绝了他的挑战,不仅拒绝了,联盟第一弹药专家还迅速往天上发了几发信号弹。
“哎大家快来看看啊联盟第一剑客留长头发啦!还是高马尾啊!!!”
痛不欲生。惨绝人寰。



以后再也不会有NPC妹子来找他玩了。



最后的结局是夜雨声烦一个人孤零零躲在山包上,嚼着三叶草,闷闷不乐地盘算着怎么才能把发型改掉。
没过多久索克萨尔就发现了他。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啊,”对方脸上带着一如既往地微笑在他旁边坐下,“留长发也不影响夜雨的气概啊。”
“可影响了!”夜雨声烦闷闷吐出嘴里的叶子,“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怎么就给我整出了个这个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本来长头发就是小花那种女孩子气的家伙才会留的我这么一个帅气正直善良的小伙子怎么能……”话没说完他就噤了声,因为才刚刚发现,索克萨尔,也是长头发。
而夜雨声烦的嘲笑列表里,从来不包括索克萨尔。
此时对方正笑眯眯地看着他,淡淡的银色的头发倾斜到腰间,配上对方那张清秀温和的脸,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顺眼美好,夜雨声烦在心里狠狠给了刚才黑长头发的自己一巴掌,又开口:
“咳索克你不要在意啊……我说的那种状况里不包括你的你人长得这么端庄大方仪表堂堂是不能和小花他们那种人并论的!”
索克萨尔微笑地听完,忽然凑了过来:“可是我觉得,像夜雨这么可爱的男孩子,留长头发也让人很心动啊。”
“……”
夜雨声烦觉得自己现在脸肯定已经红透了,他揉揉脸,看着索克萨尔近在咫尺带着有几分调侃笑意的脸,默默地在心里接受了这个发型,九分之七。


但是用爱情换来的认可,是不能持久的。



在世界杯上竞技时,夜雨声烦一马当先地冲出去,举剑挥向对方时听到敌方阵营惊叫了声什么,很快就被翻译成中文传送了过来:
“是个男的!”


……

夜雨声烦用原本预定的力量的十倍砍了下去。



赛后,黄少天一晃一晃地蹭到喻文州旁边:“哎队长队长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的操作特别干净利落下手特别快准狠?”
喻文州翻了翻手里的杂志,一只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是吗,我觉得少天的打法一直都很快准狠呀。”
柔软而细腻的头发,短但不扎手,毛茸茸的像只可爱的小狐狸,喻文州一直很喜欢黄少天的这个发型,记得他前几天开玩笑,有意无意地在黄少天面前夸了夸长头发,对方嘴上没说什么,隔天登陆时喻文州就看到了扎着高马尾的夜雨声烦,不由哑然失笑。
因为自己不想留,所以就给账号卡留了一个吗。
他还真是……
想到这儿喻文州嘴角噙着笑把黄少天揽了过来。
“少天,其实短头发也很可爱的^_^”
“什么嘛什么嘛队长你不是前几天还在说……”黄少天声音低了下去,听上去有点小委屈。
“短头发的,比方说少天,就很可爱啊。”喻文州心情大好。



与此同时,另一边,在被群嘲后,夜雨声烦又找了个郊外,月光如水,湖面泛起涟漪,他俯身,缓缓拔出冰雨,另一手顺过自己的长发,一脸从容就义的悲壮神情。

3、2、1……

正准备挥泪斩发的夜雨声烦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夜雨准备把头发给剪了?”
索克萨尔又跟了过来。
夜雨声烦一脸沉痛地点点头,“再不剪,我在荣耀大陆就没法混了!”
索克萨尔摸了摸他的头,“就算会被惩罚也……?”

荣耀大陆有个规矩,凡是做了账号卡的角色,都不能在私底下改变其操作者的操作,如果真的改了,那么你会收到由系统发放的惩罚,时间长短从两三天到一年不等,内容也因人而定。

“就算会被发放惩罚也要剪!”夜雨声烦毫不动摇。
索克萨尔默然,伸手把夜雨声烦手里的冰雨温柔但坚定地按了下去:“真要剪的话,我帮你剪好了。”
“索克你……难道不会被惩罚吗?”夜雨声烦惊讶。
“没事啊。”索克萨尔微笑地看着他,“我可舍不得夜雨一个人被惩罚啊。”
夜雨声烦顿了顿,涨红脸转过头,把头迈进臂弯里。“那就麻烦你了……”
索克萨尔倾身,手里化出一把剪刀,拍了拍他的肩,拂起了金色的长发。



夜雨声烦当时想的是,能认识索克萨尔这样的人,真是太好了。




夜半,黄少天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刚刚做了一个超可怕的噩梦,梦里夜雨声烦顶了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人,索克萨尔顶了一张和喻文州一样的脸,这不可怕,可怕的是索克萨尔在给夜雨声烦剪头发,虽然黄少天很想把那种行为称之为剪……但事实上。
索克萨尔剪头发的技术,印证了他家队长的手残是全方位360度毫无死角的,手法堪称完美。夜雨声烦的头上,炸开了绚烂的繁花血景,梦里大片大片的焰火,如碎了一地的金发,把黄少天从深度睡眠炸回了现实世界。
自家的恋人迷迷糊糊地靠了过来:“少天……怎么啦?”
黄少天哆嗦了半天,回复道:“没事没事……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说着他又躺了下去,而重新拥住恋人的喻文州心满意足地在对方颈间蹭了蹭。
少天的短发……就是好。他得出结论。


第二天早上,为了印证昨晚的梦,黄少天起了个清早开机登陆,看到夜雨声烦时联盟第一剑客只觉得喉咙一甜,血气上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的队员纷纷凑过来,“哎黄少怎么了?”
黄少天爆了个手速,在他们看见屏幕前把夜雨声烦的发型给换回了原来那款清爽的短发,“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刚刚发现系统有个小BUG现在已经好了刚才一不小心吓得我心脏都蹦到嗓子眼了呢哈哈哈唉话说今早食堂供应蜜汁叉烧吗我们去看看吧走起走起!”
离开训练室前他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屏幕,心里暗自揣摩莫非自己昨天半夜梦游起来干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可是联盟怎么会提供那么糟糕的发型?不行不行……要起诉,要制止这种不负责任的设计祸害他人……




夜雨声烦目送着操作者走远,手一抓头顶,终于触到了久违的清爽的短发。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慢慢踱回主城,索克萨尔站在城边等他,看到他回来脸上浮现出一个与平日无异的笑容,只是仔细端详的话会发现其中潜藏的一丝愧疚。
夜雨声烦不想怪他,虽然号称荣耀四大心脏之一,但索克从来不把那些恶作剧用他身上。
所以昨晚那个……纯属意外。
虽说是意外,也意外得过了头,剪完后夜雨声烦只觉得头上凉爽了过了头,他以为是自己换长发太久没适应,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往湖里一看。

……

于是从昨晚到今早,他和索克萨尔一直没敢回主城,在山丘上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
“少天帮你把发型换回来啦?”索克萨尔问。
夜雨声烦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开始写字。

剪是剪残了,惩罚还得照收不误,他和索克都是为期三天,他嘛……心脏的系统剥夺了他人生的一大乐趣——讲话。至于索克……
“都好啦都好啦索克你不用担心了我们回去吃点什么吧从昨晚开始在山上待着真是太冷啦哎话说今天的蓝溪阁不知道提不提供蜜汁叉烧我们回去看看吧!”

索克萨尔点点头,和他一样舒了口气,转身牵起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口袋里,施了一个小小的温暖法术。






而那长长的,银色的高马尾,在晨曦的阳光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END.

评论(4)

热度(40)